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大道 > 第1072章逆天改命
    “活着回到历史里……趁着机会,构建自己的历史……否则…时不待吾…一切皆休。”

    “活着!一定要……活着!唯有活着才有未来!!”

    在时空最终点上黯淡无光,仿佛即将被彻底被磨灭的伟岸身影,再次印刻在了吕啱的眼中。

    耳中那万万时空,无尽生灵一齐对其的礼赞宝诰之声,依旧是前所未有的清晰。

    甚至连真正的神灵轻颂之音,也是如同滚雷一般响彻,一字一句皆是清晰无比,深深的篆刻于他得真灵之中,永远也不可能忘怀。

    区区一瞬,就将正在大秦巨舰里,专门为自己所打造的练功房中,正微眯闭目,磨砺自身先天纯阳天遁剑炁的吕啱,又一次从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生生震了出来!

    “噗!”

    心神齐震,冥冥之中自己如同自未来投影而来的精神真灵,也更是发出一声声不堪重负的呻吟,更有一种瑟瑟发抖的濒临碎灭感。

    忍不住地吕啱只是感觉心口余震,顿时自己嘴中满是铁锈腥味。显然这是周身气血反噬,心脉之血徒然逆流四肢百骸造成的伤势。

    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废话,吕啱随手从自己案前的玉盒之中取出一枚氤氲白气升腾,状如白鱼摇尾,最终临跃龙门的宝丹,下刻就是一口吞下!

    价值大秦军功三百一十,无限世界明码标价二十三万六千枚神币的五阶仙秦军府秘传“白鱼玉骨血髓龙丹”。

    只在倾刻就已被吕啱吞服了下去,彻底消化殆尽。

    下一个刹那,滚滚药力席卷吕啱他的整个身体,肉壳之中脊椎髓液,精血在这磅礴药力之下一次次的自主分裂,完美的弥补重合了之前,因为心脉经学逆流,而造成的身体虚弱空亏。

    转瞬间,吕啱周身气机重新平稳,之前所蓦然遭遇到的突然打击,也只剩下了几丝零散的痛楚,基本上可以被所忽视了。

    话说这样的伤势,如果放在任何一个中魔能级之下的武道侧、仙侠侧、玄幻侧一类的世界观里。这一点点的时间,以这样的伤势,就足够给那个倒霉催的家伙写好深沉可诉的墓志铭了。

    但这对于拥有着高阶乃至是神魔级传承,甚至是背后本身就有一个超神魔级大势力撑腰的吕啱而言。只不过是一场例行的小伤而已,最起码在其他人眼中并不比手指被划伤困难到哪里去。

    “又来了,这是第几次了,自家的这小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我这种我这种小胳膊小腿的小人物。怎么偏偏遇到这样的大事!真说出去了,谁都不会相信。”在努力将自己脑海之中不断回荡,仿佛映入了自己的真灵骨髓,时刻警醒着自己的的神音压制下来后,吕啱方才在一阵阵细微的抱怨声中,缓缓从起身。

    从来到了这片东海海域之后,那曾经在时空岁月之河,惊鸿一瞥所见到的丝丝身影语调,就如烙刻在他的根源。

    每每在他进入到深层次的冥想,进行练气之时,便会自他的心神之中冒出,仿佛不断在提醒着他,告知未来的危险,更在指引他的道路。

    可是越是如此,吕啱自己却偏偏越是对此难以下手,甚至有一种张口咬天的迷茫错觉感。

    毕竟那位沉溺在时光之中身影,祂的话太过于笼统。

    加深历史痕迹,在这个历史中烙印出自己的烙印,不断的活着。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想都不应该是他,这还没有进入超凡五阶的平常超凡者能插手其中。

    “如果不出意外,我昏迷之前也没有听错的话。我自己在时光历史长河里所见到的影子,应该就是东海蓬莱仙域三岛十洲上的那位……没错了。

    可是为什么他明明在这时空里就留下着自家的传说,怎么还要叫我做那些事?这不应该啊……也是不合逻辑啊……

    如果可以,我和那位必须要见上一面才行……或者说不论如何,我都要见上一面!”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吕啱自己就仿佛置身于深不可测的时空暗流所形成漩涡之中。他真的有太多的疑问,想要有人来替他解答了。

    可是不论谁,对于这样的格局都是避讳莫深。而吕啱自己也没有打算和这些消息还没有自己获得的多的家伙有太多的交流。

    这些事,本来就带着无数不可确定性,仿佛反应着无休无止的未来丝丝历史片段。

    这万一自己再被别人一忽悠,弄不好直接就被他们带进沟里去了。

    所以思来想去,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能够回答这些疑问,并且能得到他百分之百认可度的,竟然是那位端坐在东海蓬莱仙域三岛十洲上的伟岸存在。

    “我是认可祂的,可是人家也要认可我啊……平白无故的,以祂的地位,何必与我这种哪根葱哪根草都不认识的人见面?更何况,更何况……时间真的不多了……”

    看看自己细腻如琼脂般的手掌,感受着自身相合天地隐有虚幻的错位感,吕啱心中不由有了几分自嘲。

    不知从何时开始,仿佛又像是来到这片东海之后,他身躯开始出现丝丝幻影虚无之感,就如同时空上的一缕倒影,在强光的照耀下,隐隐朦胧模糊。

    而在其他人的眼中里,自己存在也是愈加模糊。甚至原本的生死之交,可能刚聊两句,转头便已彻底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这种心中的恍惚,简直难以自持。

    仿佛自己真如一个不被世界所知,也不被世界所见的时空鬼魂,随时随地都可能无缘无故消失。

    如果一开始的时候,吕啱他还以为是自己的《纯阳天遁剑法》突破到了某种关溢后的自然反应。

    那么在他们越是靠近蓬莱仙域所覆盖范围,这种感触便是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他就是反应再迟钝,也是有了几分猜测了……

    “这就是所谓的时空悖论?可是这也不应该啊……这不应该只是历史道标所组成的虚幻历史世界吗?怎么可能会有所谓的悖论出现!”

    ……

    仙秦巨舰航速极快,虽然出于对那位存在的尊重,他们并没有展开各种仙秦禁法,瞬间腾挪于时空之上,跨越漫漫星河,但以极快的速度飞速前行着。

    还是那句话,对于许多人来说,时与空,从来不是阻隔祂们的界限。

    逐渐的一种种深邃幽远、昊阳纯元的气息的浩海汪洋之中弥漫而出,顺势接管了与其相邻的瀚海之中一种种的规则概念。有别于世间万万种,但同样是灿灿辉煌。

    在所有人的眼睑感知观望之中,那一片相比于先秦浩土九州,但同样伟岸无边的神魔世界逐渐从时空的深处一跃而出。

    三岛十洲虽是以州岛诉名,但事实上祂的神异浩渺无垠,根本就不可以言语来说明。或者说任何伟岸的描述,对其都是苍白无力的。

    隐隐可见,一方穷极想象的紫府蓬莱仙域,无限辽阔。其中一缕缕“东华混玘紫府少阳祖炁”腾腾而起,涵盖主宰了无数种种时空变幻,最终一起构成一种种时空。

    或是紫府蓬莱万亿仙兵罗列的七十二重天宫仙庭;或是三岛十洲,群仙逍遥的太虚混纪仙境;或是浩阳伟燊,巨木参天,悬挂无数世界如果实的扶桑之木……等等种种难以言尽。

    而在这片时空之外,一方方朦胧绚烂,并不比昔日地球小到哪里去,或者是更加庞大的阳炁世界,仿佛镶嵌在浩瀚时空晶壁系上的一颗颗璀璨星钻。在这仙域的四周巍峨浮沉,每一方世界之中,皆有一位位坐镇于辉煌绚烂的仙庭之中,万万苍生之上的恐怖仙道强者,一同朝拜蓬莱仙域之中的那位帝君!

    天空大海之外,一派清辉炫耀,却并非一片清明,而是一种混沌不明,混洞唯一的弥天气机!

    时而还有悠远宏大而又清绵沥沥的大道纶音,似如一位位太古神魔跨越亘古,由今传来的朝拜赞颂之声,弥漫于无垠东海的每一处角落。

    这是一方方伟岸世界在轻微移动之中不自觉发出的世界合奏之声,虽然并无任何伟岸的神魔异象传来,但也是叫人面色苍白,在浑身惊厥之中,根本不能自持。

    对比起在未来时空之中,只剩下残恒断壁,犹如一块碎烂泥块般的蓬莱岛碎片。

    这样的一方如多元辉煌般的蓬莱仙域仙土,更是叫人不能置信!

    “过去时空的“未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出现那样的未来!”

    
友情链接:cc直播  世界直播  直播吧  世界杯  六合网  起点小说  天天理财  足球比分  理财  世界杯  起点小说  网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