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巫师禁忌 > 第11章 更喜欢不期而遇
    虽然欲望先生黑袍下看不清面孔与表情,甚至动作。

    但是巫源刚才感觉到欲望先生向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那只是一种感觉。

    而与此同时,因为刚才欲望先生的那个不太清晰的动作,巫源忽然觉得身边的空气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度。

    站在这里有股冷风吹来的错觉。

    他不经意的向后看了一眼。

    便愣了愣,因为他记得之前身边环绕着好多好多的人。

    只是此刻他转头的瞬间,发现身边早就没有了人,整条街道都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安静的有些不像话。

    “怎么回事?”

    巫源不免有些心中一惊,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刚才,也许是那么一瞬间。

    随即,他看到不知何时,自己身边,除了棍老,在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红衣男子。

    男子长着一副愁容满面的脸,菱角分明的面孔上,有一个很大的鼻子,而且鼻子居然是弯钩状,犹如老鹰的尖嘴。

    尤其是对方穿着红衣,看起来更显得邪魅。

    似乎这里的阴冷气息,都是从身后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看到这里,巫源已经知道了什么,这个男人应该很可怕,将所有人都吓走了。

    而他尽量保持着冷静,起码欲望先生似乎很淡定的样子,应该不怕那个男子。

    “你走近一点,我接下来的话,不想让无关人员听到。”

    刚才欲望先生似乎还说了这么一句,那么无关人员,是棍老,还是那个鹰钩鼻满脸愁容的男子。

    随后巫源靠近了欲望先生。

    欲望先生黑袍慢慢低俯下来,黑袍笼罩的脑袋几乎靠近巫源的右耳侧面。

    一缕缕细微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中。

    “从血痕峡谷一路向北,你会见到一块听心石。”

    “在随便一个月圆之夜,你静静的趴在听心石上侧耳倾听,有个声音会告诉你你想要的一切。”

    犹如魔咒般,欲望先生的声音深刻的印在了巫源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有些不解,困惑,却再没有多问。

    血痕峡谷他知道,那是悲伤草原上一条奇怪的峡谷,因为峡谷将悲伤草原南北贯穿,一头接触了人族的仙都大陆,而另一端与北方的沉睡森林连接。

    这条横亘在悲伤草原上的大峡谷,就像是悲伤草原的一道永恒的疤痕,因此得名。

    至于听心石,巫源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他点点头,将这一切记在心中,看来自己需要沿着血痕峡谷向北去寻找听心石了。

    “多谢先生指点,只是我想知道,你帮了我,我需要付出什么?”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巫源很清楚,欲望先生这样的人,更不可能免费给他提供信息,他一定会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钱,他觉得不是。

    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对于一些不缺钱的人来说。

    “我的确有个要求,只是现在时机不到,而且我说的话,你也没有验证真假,等你真的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确定我没有骗你之后,我们再来谈谈我的要求。”

    欲望先生似乎对自己很是自信,他有把握,巫源一定会在血痕峡谷的听心石得到想要的一切。

    在巫源没有得到之前,他也不会提出自己的要求。

    显然他不着急。

    “若是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不担心找不到我?”

    巫源知道眼前的欲望先生有非凡的本领,但是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之后,完全可以不再理会对方的要求。

    甚至他随便去个地方,诺大的源界,欲望先生很难找到自己。

    摇摇头,欲望先生依然保持着自信的语气:“不,你不会的。”

    “我相信你,而且你要相信,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甚至很多的机会。”

    没有再回应对方,巫源确实没必要失信对方,那样做毫无意义,他也不是那种人。

    如果他真的能够在听心石得到他想要的,那么他还是会主动找欲望先生,答应他的要求。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欲望先生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我怎么联系你?”

    这次他寻找听心石,肯定不会常住赤冥城,为了不会爽约,巫源希望可以一直能够联系到欲望先生。

    “不用,我们还是偶遇吧,什么时候遇到了,什么时候再谈我的要求。”

    “我更喜欢不期而遇。”

    欲望先生低沉而冷漠的回应了巫源,联系方式,地点,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两人就这样简单的保持了默契。

    再没有多说,巫源知道对方肯定能够找到自己。

    最后看了一眼黑袍下看不清面孔的欲望先生,巫源转身对棍老招了招手:“棍老,我们走。”

    他准备尽快启程去寻找听心石,在赤冥城待下去毫无意义。

    棍老一直弓着略微有些驼背的身子,似乎是因为这里又凭空多了一个阴冷的家伙,棍老的驼背越发的严重起来。

    拘偻着身子,听到巫源的话,急忙点点头,跟着巫源就走。

    他似乎受够了这里诡异的气氛。

    只有他们四个人,却觉得像是在森冷的地狱中一般让人难受。

    “这位老先生,等等,我有话要说。”

    就在巫源准备带着棍老离开的时候,身边传来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是欲望先生开口了。

    他竟然对棍老说话,黑袍下似乎有一双眼睛盯着棍老。

    刚刚抬起右脚的棍老身子顿了顿,巫源也停了下来,看向欲望先生,也有些惊讶,随后他看向棍老。

    “咳咳,你想对我这个老家伙说什么?”

    棍老显得有些怕事的样子,似乎胆子很小。

    欲望先生缓缓从石台上站起来,然后轻轻地从石台上飘到地面,他的身材在稍微鼓起的黑袍下,显得很高很壮实。

    在巫源的注视下,欲望先生劲直走到了棍老身边。

    黑袍下看不见的眼睛似乎深深打量着棍老,最后只见欲望先生主动凑近棍老,似乎说着什么。

    巫源却怎么也听不到欲望先生的声音。

    很显然,欲望先生隔断了其他人的探知,正在与棍老说隐秘的事情。

    而巫源只看到棍老依然弓着身子,身子却毫无征兆的抖了一下,显然欲望先生说的某些话刺中了他的内心深处。

    所以巫源在好奇,欲望先生对棍老说了什么。
友情链接:世界直播  欧洲杯直播-2020年欧洲杯足球吧高清网络在线直播  世界杯  天天理财  世界直播  新小说  篮球比分  理财  新小说  天天理财  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