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万古最强赘婿 > 第180章 姜寒的真正目的,背负罪孽前行
 于长青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败在姜寒的手上。

明明自己的父亲修为高过姜寒许多,领悟天地之势也要在他之上,怎么最后就输了?

看着那眼神彻底无光,跌落在地的父亲,于长青瞬间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末日!他的末日来临了。

忽然,他的身体猛地一震,整个人颤抖的抬头。

却看到姜寒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脸上依旧还是那一副淡淡的标志笑容,但是这笑容落在于长青眼中却如同地狱里修罗的狰狞怒目,让他寒意遍布全身。

“看来是你输了,如今你爹已死,这赌约也已经生效,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如果我没有猜错,十天之内,你如果不能履行赌约,恐怕你的灵魂会爆裂而亡。”

姜寒看着于长青笑着说道。

于长青整个人颓废的瘫软在地上,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如今他父亲已经死了,他还要去杀自己父亲的旧部,这意味着他将彻底的失去一切,甚至还有可能会被推入万丈深渊。

“姜寒,我跟你拼了!”

于长青瞬间面目狰狞,向着姜寒冲来。

“嘭!”

然而还没等他近身,姜寒便一拳砸在他的腹部。

“噗!”

于长青瞬间口吐鲜血,全身痉挛,身体倒飞出去。

撞击在远处的墙壁上,宛若一条死狗。

“于长青,我本无意招惹你们于家,是你先招惹我的,我不杀你,但是我会夺走你的一切,将你打入谷底,将来你若是重新爬起来,欢迎来找我报仇。”

姜寒看着宛若死狗一般的于长青,语气傲然道,说完便要转身离开。

“凭什么,凭什么我于长青就不如你一个小小的赘婿姜寒?

我可是曾经的星辰学院弟子。”

于长青极为不甘道。

姜寒闻言,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一脸悲愤的于长青,眼神极为不屑。

“凭什么?

就凭你将身份地位看的太重,我姜寒虽然出身地位不高,但从不在乎自己的地位,就算他帝君将相又如何,若是对我不敬,也休想让我低下半分头。”

姜寒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说完便不再理会于长青。

于长青听到此话,心神宛若重锤轰击。

此刻他终于明白自己与姜寒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他面对大势力心存敬畏,卑躬屈膝,一心攀附,但是姜寒至始至终都没有将这些所谓的大势力放在眼里。

这种心态上的差距看似不大,但是却在他们两人之间划下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于长青整个人心灰意冷,道心崩塌,颓然的坐在地上。

一旁的轩辕灵溪看着这一幕,心中无比的解恨。

当初他在她面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如今终于自食其果,当真活该。

云曦脸上也没有丝毫的动容,于长青落得如此下场,本就是他咎由自取。

“大哥,他道心崩塌,修行之路也算到此为止了吧。”

冷鸿雪嗤笑说道。

他也看不惯于长青,所以看到于长青落得如此田地,他也觉得痛快无比。

“不,看他自己,若是他不能重新塑造道心,此生都将郁郁而终,但如果他能重拾道心,那未来将会是一个成就不俗之人,破而后立,就看他有没有这福缘了。”

姜寒一边走出冷府,一边笑着说道。

此刻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块精致玉牌,把玩在手中,细腻如脂。

没错,这便是于涛的城主令。

“那大哥你为何不杀了他,将来他若是真的重拾道心,岂不是为自己留了一个劲敌?”

冷鸿雪惊讶道。

轩辕灵溪和云曦也好奇的看向姜寒,在她们看来,姜寒绝对不是那种不懂斩草不除根道理之人。

姜寒看到三人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敌人是永远杀不完的,他若是真的能重新站起来,来找我报仇,我被他杀了,那只能说明我自己不如人,他若是使用什么阴险手段,报复我在乎的人,那他的格局也不会太大,我也不惧,说明他始终没有突破自己那道坎,况且留个敌人在,自己也不会松懈。”

轩辕灵溪和云曦两人皆是眉头微皱,话是这么说,可若是真的于长青死性不改,说不定真的会吃了大亏,毕竟小人难防。

冷鸿雪则是一脸赞赏的点头,连连赞叹道:“大哥果然境界高人一等,留下敌人,促进自己进步,这恐怕很多人都做不到。”

姜寒则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对于冷鸿雪的马屁不以为意。

他当然也不会完全放任于长青成长,他会派人盯着他。

若是他真的能够重拾道心,对于他来说,未必是什么坏事。

飘雪城进过上次那一役之后,已经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飘雪城想要长期发展,屹立不倒,除了自身强大以外,还得有几个同样不错的同行者。

只有这样,他们飘雪城才不会一直被人盯着。

所以从开始到现在,姜寒都不是为了将天元城收入自己的囊中,而是想要打造出另一个崛起者。

这样飘雪城才能更好的发展下去,获得更多的成长时间。

毕竟他的目的不是称霸天武大陆,掌控天元城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好处,反而坏处更大。

经过他这么一搅和,天元城必定破茧成蝶,成为一个崛起的新城池。

“大哥,你这城主令打算给谁?”

冷鸿雪并不知道姜寒的想法,好奇的问道。

姜寒微微一笑,问道:“你对天元城熟悉,你们天元城谁跟于家矛盾最大,又跟于家有仇的?”

“跟于家有仇,觊觎城主之位的?

那当然是金家,他们是天元城除了于家以外,势力第二的家族,他们跟于家是不死不休的死仇,不过金家品行极快,经常为非作歹,鱼肉百姓,整个天元城的人都对他们厌恶至极,大哥,你该不会是想……”冷鸿雪诧异说道。

“没错,我就是想要将这令牌给金家。”

姜寒笑着说道。

“这样不好吧,天元城的百姓岂不是遭殃了?”

轩辕灵溪皱眉说道。

冷鸿雪也是表情微皱,不明白姜寒为何突然将令牌给金家。

金家狼子野心,根本不可能会被姜寒掌控,这等于是将天元城白白送给金家。

姜寒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是说实话吧,这天元城的城主多半不会落入金家,我真正看好的还是于长青,将令牌给金家也是故意刺激他,为他重拾道心助一把火罢了,所以未来这城主之位多半还是于长青的,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让我失望。”

冷鸿雪、轩辕灵溪以及云曦皆是一阵云里雾里,不过很快他们便幡然醒悟,却觉得通体冰凉。

姜寒让于长青砍掉自己父亲的左膀右臂,又将城主令给了于家的死对头。

就是要搅浑天元城这滩死水,逼于长青爆发出潜力,从而为飘雪城做掩护。

可这么做未免太过于铤而走险了吧,难道他就不怕天元城将来强大起来,吞了他们飘雪城不成?

不过想想也觉得不可能,姜寒既然能一手布下这样一局棋,那想必也不会输在自己的棋局上。

当然他们更多还是觉得姜寒可怕至极!不但城府深不可测,做事也太过于疯狂。

他们就有种强烈感觉,哪怕到死,也不要与之为敌,否则会死的很惨。

因为他实在是太妖孽,太可怕了!特别是云曦,此刻她才觉得自己想要杀姜寒的想法是有多么可笑,同时也庆幸自己能够活下来,沦为姜寒的一颗棋子。

此刻姜寒行走在天元城的冰冷的街道上,抬头望着天空的一轮明月,眼神坚定如玄铁。

为了飘雪城,为了颜如雪。

他甘愿做那十恶不赦的恶人,背负起一切罪孽! 
友情链接:天天理财  笔趣阁  直播吧  新小说  直播吧  世界直播  欧洲杯直播-2020年欧洲杯足球吧高清网络在线直播  足球比分  世界杯  世界直播  欧洲杯直播-2020年欧洲杯足球吧高清网络在线直播  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