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醉枕大明 > 第八十七章 坊间传闻
    今日登州城内坊间的头条依旧被苏家占了。

    向来只从墙上看到过官府告示和通缉文书的登州百姓们,今天早上一觉醒来时,赫然发现大街小巷的墙上,到处贴着一张张关于苏家家主苏兴平种种绯闻和恶行的传单。

    百姓们对于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苏家家主的生活作风问题,还是相当感兴趣的。

    ……

    家住磨盘街的杨老六刚在自己街上看完传单,晃悠着要去十字街口的早食摊子去吃早餐,迎面碰到了街坊刘老大和张老三。

    杨老六一看见他们两个,立即神秘兮兮的道:“哎,刘老大、张老三,你们巷子里贴文告了吗?”这时还没有传单这个名词,百姓们相来只在墙上见过官府文告,是以大家还是称呼这传单为文告。

    刘老大和张老三显然没看见什么文告,不由的问道:“什么文告啊?”

    一听刘老大跟张老三还不知道此事,杨老六当即显摆开了:“嘁,这事儿你都不知道啊?”随即他探身过去压低了声音道:“我告诉你们,那文告上的内容很劲爆呢,据说这苏老爷扒~灰!还有那苏二公子平日带回去的女人,据说他爷俩经常一起那个!”

    “这事儿真的假的?”随即刘老大怀疑的道:“你不是不识字吗?再说苏家除了苏二公子名声差点,一直听说门风挺不错的。”

    杨老六辩解道:“我不识字,就不会听别人读啊!反正不管苏老爷这事儿是不是真的,但他儿子绑架县学生员,这事儿是真的,我都打听清楚了!”

    刘老三依旧道:“嗯,苏二确实不是东西,不过堂堂苏老爷竟然干出这等无耻的事情,我却是不太相信的!”

    这时在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张老三,听着两人争辩,显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悠悠的道:“你们怕是不知道吧,这苏老爷可能还是白莲教的堂主呢,做出一些无耻事情,未必没有可能。

    你们不知道吧,昨天苏二指使的那两个绑架县学生员的绑匪,是白莲教的人,而且在县衙大堂上当堂指认苏老爷是他们堂主。不过,今早听人说,昨晚上那两个绑匪被毒死灭口了,而且很有可能是苏老爷让人干的,因为昨夜县牢值夜的人中,有苏家的人。”

    杨老六一惊道:“原来还有此事!”

    张老三道:“听说他儿子整日流连秦楼楚馆,以致不~举,还得了花~柳,这事儿以前便有传闻。你想想啊,这儿子为什么会这样?!我估计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苏老爷的作风怕是也好不到哪去!”

    杨老六和刘老大一听,不禁也都是点头称是。

    显然,苏老爷在他们三个人眼中德高望重的形象已经开始崩塌。

    一旦形象崩塌,有些人们一开始不相信的事情,便会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杨老六他们三人的对苏家事情这样的议论,在登州城内并非个例。

    今日登州城内的街头巷尾,或三三两两,或聚众成群,到处议论苏家事情的人们。

    在这本就极度缺乏娱乐信息的年代,苏家一系列的事情如此劲爆,自然迅速是人们茶余饭后、聚众闲聊时的谈资,很快成为登州城内百姓议论的头条新闻。

    而随着人们的议论,苏兴平往日的德高望重的形象,似乎在肉眼可见的一点一点的开始崩塌。

    关于苏家的各种传闻,也渐渐越传越有鼻子有眼儿的。

    …………

    其实愿意看到苏家倒霉的,并非只有纪浩一人。

    比如一直跟苏家争风的、同样是登州豪门的吕家,就非常希望苏家倒霉。

    再比如以前被苏家借势欺压挤兑的一些大小商户,再比如以前被苏二欺负过的良善人家,他们都非常希望苏家栽个大跟头。

    苏家势力很大,有很多朋友,但是也有人多对头。当苏家风头正劲时,这些对头只能这蛰伏隐忍,但是等苏家倒霉时,这些人自然不可避免的要往苏家身上踏上一脚。

    在纪浩播下倒苏的火种之后,在苏家各方对头的煽风点火之下,在登州迅速发展成为燎原之势!

    这事儿倒是纪浩没想到的!

    事情的进展,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了许多!

    ……

    在众人居心各异的人们共同推动下,关于苏家的传闻也越来越有被坐实的趋势。

    除了市井百姓们对苏家议论纷纷,在某些人的故意引导下,再托本就名声已经臭不可闻的苏二的福,德高望重形象崩塌的苏兴平,已经被文人学子们认定是衣冠禽兽。

    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了那些传言,苏家父子品行实在是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

    而对于苏家父子一系列的恶行,一众文人学子也是群情激愤。

    在文人学子们的眼中,苏兴平做为登州耆老代表、士林领袖,一直被他们奉为学习的道德楷模,如今却干出如此败坏人伦、破坏法度的事情,简直是斯文败类。

    一时这些文人学子们纷纷发挥自己的特长,有写酸诗暗骂的,有写文章影射的,有在士林集会上声讨的!

    一时间,登州城内,一片文人学子们对苏家的喊打声。

    更有甚者,县学和府学里的一些激进年轻生员,直接一起联名去知府衙门请愿,要求知府大人杜辉严查苏兴平一案。

    当他们吃到了知府衙门的闭门羹,又听小道消息说是杜知府袒护苏兴平之后,这些生员们直接在知府衙门门外开骂起来,当然也有很多直接去苏家堵着门骂的。

    文人学子,特别是那些未经过社会这个大染缸熏染的学子们,是最容易激愤的,最容易热血上头的那一群人。

    特别是当他们觉得自己站到正义的一方,站在道德制高点时,他们是不会畏惧任何权势的,是敢于声讨任何恶行的。

    杜知府对这些学子们还真是束手无策,一个半个还好说,他以一府之尊,说是收拾了也就收拾了!

    但这么多学子,他却着实头疼,一不小心就会得一个苛待学子的恶名,那他在士林中的名声怕是就臭了,当真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最后他索性躲回后衙,耳不听为净去了。

    杜知府不愿意碰苏家这事儿,但是却有人非常乐意插手此事。

    ……

    ……
友情链接:cc直播  篮球比分  欧洲杯直播-2020年欧洲杯足球吧高清网络在线直播  直播吧  笔趣阁  网络直播  世界直播  欧洲杯直播-2020年欧洲杯足球吧高清网络在线直播  理财  起点小说  cc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