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落泽为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罪行得昭

第一百三十二章 罪行得昭

小说:落泽为蔻作者:你喜欢鱼吗字数:4037更新时间 : 2020-05-29 15:00:00
  被这震天响的雷声一吓,柳如春顿时感到一阵心慌,当即失态的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脸上布满细细密密的汗珠,惊慌失措的样子看上去甚是可怜,似乎还未从适才的惊吓中走出来。

  “柳夫人可是心虚了?不若便就此将真相说出来,也好免遭这雷击之苦。”夜锦笑意盈盈看着柳如春道,一脸气定神闲。

  柳如春咬牙切齿的看了夜锦一眼,冷笑道,“公道自在天,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说得好!”此时忽然从殿外走进来一人,她背后是狂风骤雨,电闪雷鸣,这人信步而来,犹如神祇临世,在这样的时间点中出现让人不免心生恐惧。待到柳如春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容,登时脸色惨白如纸,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那人……分明长着一张豆蔻的脸!

  “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柳如春喃喃自语,忽然像是抓住了什么线索一般,眼中顿时迸发出一线希望,连滚带爬的过去伸手揪住那人衣角,厉声道,“你是文穗公主对不对?你是文穗公主!”

  那人只是笑,忽然樱唇轻启,弯下腰看着柳如春道,“姨母,两年不见,连我的模样都能认错不成?”

  “你…你没死?”柳如春眯起眼看着她,忽然狠命的摇头,“不…不…你死了…我明明亲眼看到你死了…不…”

  “是啊…我死了…是被你给害死的!”豆蔻眼中忽然露出一丝凶光,面目狰狞的伸出手掐上柳如春的脖子,声音幽幽然道,“姨母…下面好冷,我要你来陪我…”

  柳如春被掐的差点断了气,她死命挣扎着,终于挣开了豆蔻的钳制,狼狈的朝着司徒昭的方向爬去,口中惊恐的喊着,“陛下救我!”

  可是当她爬到了司徒昭脚边,抬起头猛然一看,却见那里坐着的并非司徒昭,而是司徒清!那个十五年前被她害死的夏国太子,豆蔻的父亲!

  “啊!!”柳如春惊恐的大叫一声,忙向后蜷缩着抱起双膝,看着司徒清瑟瑟发抖。

  “说,兵符,是不是你偷了拿去陷害夜锦的?”司徒清严厉的看着柳如春问道。

  “不是…不是…”柳如春失魂落魄的摇着头呢喃。

  “真的不是吗?”此时又有一个声音从柳如春身旁传来,她侧头去看,只见一张忽然放大的脸,竟然是白飞廉。

  “你来干什么!”柳如春厉声问道。

  白飞廉的脸忽然远离了她,柳如春只见他被两个御林军扣住,压在殿前动弹不得,白飞廉满脸是泪,正在撕心裂肺的大吼,“快救我!”

  “你们要对他做什么!”柳如春见丈夫身陷囹圄,此时也顾不上害怕,立刻跑过去就要救丈夫。

  “说!兵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夜锦忽然手执长剑拦在柳如春身前,她的剑正抵在白飞廉脖子上,看样子只要柳如春一动,白飞廉立刻就会死于剑下。

  “别伤他!”柳如春眼中血丝尽迸,带着刻骨的恐惧。

  “别伤他,我说,我都说!”柳如春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是我想杀了夜锦和白景泽给我女儿陪葬,我恨他们!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与飞廉无关,求陛下网开一面,放过他吧!”柳如春头磕在地上,咚咚作响,不多时,额间便已渗出了丝丝血迹。

  “姐姐,你害我好苦。”此时又有一个声音响起,听在柳如春耳中却犹如平地里炸起的一声惊雷。她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去,只见到柳如夏正立在不远处,望着自己,眼角带泪。

  “为何害我?”柳如夏幽幽问道。

  “为什么害你?”柳如春怔了半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越笑眼中的泪越犹如泉水般不断向外涌出。她瞪着柳如夏,眼中带着滔天恨意,一字一顿道,“因,为,我,恨,你。”

  “所以你便伪造了道士的书信,构陷于司徒清,害了整个太子府的人?”柳如夏看着柳如春问道,“只因为你恨我?”

  “不错。”柳如春状若癫狂,“一切都是我怂恿司徒昭做的,不然就他那么点本事,你以为他有什么能耐做皇帝!”

  地上跪着的白飞廉听到她如此说,痛心疾首道,“你我夫妻这么多年,我竟然从来不曾知道,自己身边睡着的是一只凶狠的豺狼虎豹!”

  柳如春张皇失措的看着他,慌忙摇头,“飞廉,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你爱她,她若不死,我又该如何能得到你的心?这话旁人说也就罢了,可你怎能如此伤害我?”

  “为了我?是为了你那深如沟壑永远填不平的欲望吧?!”白飞廉不屑的轻笑,忽然站起身来,走到了柳如夏深身旁,一把揽过柳如夏的腰,深情款款道,“如夏,你我错过了这么久,如今真相大白,我们终于可以心无芥蒂的在一起了。”

  柳如夏亦深情的回望过去。面露小女儿娇羞之色,点点头道,“嗯,我们从此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不!不可以!你们不能在一起!”柳如春撕心裂肺的大喊着,就要向他们扑过去,试图将他们拆开,却被一股大力拉了开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二人越走越远。

  “怎么可以…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柳如春终于疯癫了起来,又哭又笑,闹了半晌,从眼中缓缓流出一行血泪。

  ……

  待到柳如春悠悠转醒,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她还没有从适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醒来第一眼便是跳起来去寻找白飞廉和柳如夏的身影,不曾想立刻被两个御林军禽住,被迫跪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柳如春,你还有什么话说?”这时殿上传来司徒昭的声音,似乎是强压了怒气在问。

  柳如春猛然想起刚才自己说的那一番话,忙回头去看。只见殿外正晴空万里,哪儿见得到一片乌云。她愤怒的看向夜锦,厉声道,“是你?!”

  夜锦见她这幅样子,害怕的瑟缩了一下脖子,忙向后退去,躲在温茂身后,脸上带着不知所措的神情。

  “陛下,柳如春已经伏法,还请陛下下令将其收押,交由刑部裁决。”温茂朗声道。

  “不必了!”司徒昭道,“柳如春罪大恶极,恕无可恕,朕命御林军,即刻将其压入大牢,明日午时,斩立决!”

  司徒昭话音既出,顿时惊的满朝文武倒吸一口凉气。而这却还不是最令他们震惊的,最震惊的居然是,十五年前陷害司徒清的人,居然就是当今皇帝司徒昭。

  如今十多年过去,朝中早已经历过了一场大换血,众臣大多都对当年的事情不甚明了。饶是如此,他们当年也是听过的,司徒昭与司徒清兄弟情深,知道兄长锒铛入狱后也曾不畏老皇帝威严,跪在御书房外一天一夜,为其求情。当时还传为了一个佳话。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陷害先太子的人,居然就是司徒昭自己!

  众大臣心里皆是惊惧万分,不过碍于司徒清已经死了多年,司徒昭皇位稳固,谁也不敢多说什么,殿上压抑而沉默,只有柳如春的笑声时不时传来,更将气氛带的诡异非常。

  “陛下,臣有事启奏。”柳研司忽然上前一步道。

  司徒昭睥睨了他一眼,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若是求情,大可免了。”

  柳研司抱拳道,“姨母的罪行罄竹难书,柳家不查,纵容至今,实属臣之罪。只是,臣所要说的,并不是为姨母求情,而是想要彻底将她的罪行昭告天下,是非功过,全交由陛下裁决!”

  司徒昭盯着他看了半晌,方道,“那你便说来听听吧。”

  柳研司道了一个是,“前月里,温大人曾弹劾柳家私蓄甲兵数万,此事臣已查明,确为事实,不过皆为姨母一人所为,我等并不知晓。她私蓄兵甲,将我与柳将军蒙在鼓中,置我柳家于不义,臣如今便站出来大义灭亲,为陛下分忧。”

  “研司!不可胡言乱语!”柳长乾听到儿子说的话,顿时大惊失色。

  司徒昭看了将军一眼,警示的咳了两声,“继续说。”

  “此外,臣亦查明,当年截杀苏大人的人马,也是姨母所为。只因,她是个叛徒!”

  柳研司此话一出,朝堂上顿时一阵骚动不安。柳家世代从军,一向对朝廷忠心耿耿,朝廷也一直仰仗柳家能力,对他们荣宠非常,如今柳研司却说柳家出了叛徒,让人如何能不吃惊讶异。

  “肃静!”司徒昭拍了拍面前案板,沉声对柳研司道,“说清楚。”

  柳研司道,“十多年前,我国与北狄战火连连,之所以屡战屡败的原因,正是因为姨母一直在背地里通风报信。而她的丈夫,看似是一个商人,实则却是北狄王爷,北狄皇帝的胞弟,白飞廉。”

  柳如春听见这句话,浑浊的眼中忽然有了一线清明。知道再无转圜之地,忙狼狈爬上前去,不断磕头,“求陛下不要伤害飞廉,此事皆我一人所为,与他无关啊,他从未要求我做过这些,是我,想讨他欢心任性为之罢了…”柳如春越说面上越是凄凉。

  “那你是承认了?”司徒昭沉声道。

  “我认,我认,我都认。陛下想如何处置我都毫无怨言,只求陛下…放过旁人…”

  司徒昭眉头紧锁,一时有些犹豫。现如今柳如春和北狄的王爷扯上联系,就是叛徒,哪有只抓她不抓白飞廉的道理。可是若是抓了白飞廉,只怕又要引起一场战事了。

  就在司徒昭进退两难之际,忽然有小太监打殿外来,附在司徒昭耳边耳语了几句。司徒昭听罢,点了点头,面对着朝臣道,“柳如春既已经揽下全部罪责,此事便到此为止,速将她压下去吧,明日午时问斩。柳长乾,你妹妹犯了如此滔天大罪,你柳家理应受到惩罚,念你一生忠心耿耿,今日柳研司又立了大功,朕便免去刑罚,只是你这将军却做不得了,你就此告老还乡吧!”

  柳长乾身形晃了晃,知是无力回天了,颤抖着沉默良久,缓缓跪在地上,给司徒昭叩了个头,“老臣,领旨。”

  “至于白飞廉一事,既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朕便既往不咎了。柳研司,你速去将白景泽放出。”

  柳研司领命,看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的父亲,不忍的退下了。

  “好了,今日之事到此结束,日后谁也不许再提!”司徒昭沉声道,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殿。

  “退——朝——”空荡荡的龙椅旁,只余太监立在原地高喊。

  殿下,众臣朝拜后渐渐稀稀拉拉的三五成群退了下去。

  夜锦走近温茂跪地道,“夜锦多谢温伯伯。”

  温茂忙将她扶起,“夜姑娘快请起,这都是温某该做的。”他看着夜锦,赞赏的点头道,“虽然不知道你适才用了什么办法逼得柳如春开口,不过你这后辈确实有几分胆量,是个不可多得之材。”

  夜锦笑了笑,“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此时苏伯召亦走过来,对着温茂行礼后方看了看夜锦道,“你今后有何打算?”

  夜锦垂下眼不去看他,轻声道,“去接他,然后…我们便要离开了。”

  苏伯召苦笑了一下,“你…就不想去看她一眼吗…”

  夜锦沉默半晌,摇了摇头,“不必了…她一向心软,只怕我去见了她,反而会误了你们的计划。”说罢,又对着温茂行了一礼,转身离去了。

  “她……”温茂有些疑惑的看着夜锦背影,总觉得有些熟悉感。

  “她,就是当年桃林那个女孩。”苏伯召道。

  温茂察觉到苏伯召情绪有异,遂沉默着不再言语。

  原来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当年那般活泼率真,没想到遭此变故,竟与之前大相庭径。想着,温茂不禁有些唏嘘。

  苏伯召又何尝没有变化呢?当年他二人的模样,自己都看在眼里,如今竟走到这般地步,只能说造化弄人吧。

  “我们走吧。”沉默良久,苏伯召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eimeishoulian.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meimeishoulian.com
友情链接:360体育  笔趣阁  欧洲杯直播  五星直播  新小说  cc直播  360足球直播  360直播  五星体育  直播吧  球探体育  网络直播  直播吧  7m体育  球探体育  cc直播  欧洲杯直播  欧洲杯直播  360体育